海外网评:布法罗枪击案暴露美国国内恐怖主义“毒瘤”

稿源:海外网   编辑:高志翔   2022-05-17 18:34

内文图.jpg

5月14日,美国纽约州布法罗市,超市大规模枪击案发生后,聚集在超市外的民众。(图片来源:《布法罗新闻报》)

当地时间5月14日晚间,美国总统拜登就发生在纽约州布法罗市的大规模枪击案发表声明,呼吁结束“由仇恨引发的国内恐怖主义”。当天下午,18岁的白人男子佩顿·金德伦进入布法罗一个非洲裔社区的超市并进行扫射,造成10人死亡、3人受伤,其中11名中枪者为非洲裔。这起“布法罗历史上最严重的枪击事件”,不但再次敲响了美国枪支暴力泛滥的警钟,也暴露了美国国内恐怖主义这颗“毒瘤”。

美国国内恐怖主义正在日益成为美国国家安全的重大威胁。从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到弗吉尼亚州夏洛特维尔,从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到得克萨斯州埃尔帕索,从华盛顿特区再到现在的布法罗市,过去几年里,美国国内恐怖主义事件发生的频率正在加快。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2021年9月21日在国会作证时称,“过去16至18个月左右,我们国内的恐怖主义案件数量增加了一倍多,从大约1000起增加到大约2700起。”

在美国国内恐怖主义抬头的过程中,美国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扮演了重要角色。2019年,时任联邦调查局反恐部门助理主任迈克尔·麦格里蒂在国会作证时称,“有种族主义暴力极端主义思想的个人对近年来美国国内恐怖活动中最致命的事件负有责任。”布法罗枪击案为这一论断提供了最新证据:《大西洋月刊》称,金德伦在制造袭击前发布的所谓“宣言”中就明确指出,他之所以选择这家超市,就是因为根据人口统计数据,该区域只有1%的人口是白人。正如美国外交学会反恐和国土安全问题专家布鲁斯·霍夫曼所言,美国正在面临不同于以往的反恐挑战:暴力不是由可识别的恐怖主义组织或人员诱发,而是源于意识形态——个体对移民的敌意。

美国国内恐怖主义抬头,社交网络的推波助澜难辞其咎。过去这些年,美国社交媒体和一些网络论坛成为国际恐怖组织、宗教极端组织、美国极右翼组织和阴谋论团体散播极端思潮和鼓动极端暴力行为的大本营。比如,2021年1月6日发生的震惊全球的国会山骚乱事件中,极右翼团体通过社交媒体和互联网散播假新闻和阴谋论就“功不可没”。《大西洋月刊》指出,尽管官方将布法罗袭击定性为“独狼式恐怖主义”,但“金德伦并不孤单,他得到了一个为其‘猎杀’行为提供意识形态和方法的组织的支持”。

美国国内恐怖主义抬头,也反映出美国社会深度撕裂的现实。过去十多年里,美国轮番遭遇金融危机、“占领华尔街”运动、非法移民和难民问题、新冠疫情等冲击,民粹主义思潮崛起,两党在操弄“身份政治”的同时,也日渐沦为“身份政治”的附庸。在政治极化的影响下,美国社会出现了二战后前所未有的社会撕裂,极右翼极端分子和极左翼极端分子不断在美国国内制造恐怖袭击。美国有线电视网(CNN)援引一个研究机构的数据称,极右翼恐怖分子是美国致命恐怖袭击的主要原因。数据显示,如果算上此次布法罗枪击案中遇难的10人,自“9·11”事件以来,极右翼分子在美国已经杀害了122人。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的一份报告中曾指出,白人至上主义团体和反政府民间武装已经对当今美国构成“最紧迫的恐怖主义威胁”。

更糟糕的是,美国至今仍未能形成有效应对国内恐怖主义的系统性策略。2021年拜登政府才发布了美国首个应对国内恐怖主义战略,这距离1995年极端右翼分子在俄克拉荷马州俄克拉荷马城制造的导致168人死亡的恐怖袭击已经过去了26年。美国至今没有针对国内恐怖主义专门制定法律,尽管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5月15日称会在国会推动相关立法,但《纽约时报》悲观地认为法案不会在参议院赢得通过所需的60票。

在“言论自由”的幌子下,美国执法机构难以针对美国公民的仇恨言论、恐怖威胁采取措施;“持枪自由”带来的枪支泛滥,也让美国执法部门难以应对枪支暴力和随之而来的恐怖袭击。尽管多年来执法部门一直在呼吁国会将国内恐怖主义定为联邦刑事罪,但至今仍未实现。这严重妨碍了美国司法和安全部门打击日益严重的国内恐怖主义,令执法部门不能将资源投入到应对最严重的威胁中。日益增长的本土恐怖主义威胁,已经成了美国社会必须正视的毒瘤。(聂舒翼)


津滨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服务邮箱:jinbinwang2015@163.com 举报电话:25204288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2120170004 备案序号:津ICP备2021001896号-1津公网安备 12010702000020号

天津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