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云调查】孩子们的“引航人”

稿源:津云   编辑:严玉霞   2021-09-13 19:55

孙执殳,天津太阳月亮幼儿园园长,新学期新生入园,是她最忙的日子,早饭前,孙执殳总要挨个班级巡视一遍,到了小朋友哭闹比较厉害的班级,她就干脆留下来跟带班老师一起安抚、喂饭,同时观察记录每个孩子的适应情况。

十六年前,刚刚大学毕业的孙执殳进入了一家私立幼儿园工作,她们的园所硬件环境好,教学理念新,收费相对也高一些,那时,孙执殳在心中埋下了一个愿望——让更多的幼儿家庭花更少的钱,享受到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服务。

2018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到2020年,公办幼儿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的覆盖率要达到80%,以此缓解幼儿园学位紧张,孩子们入园难、入园贵的问题。按照规定,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在收费上要接受政府指导价,同时政府通过减免租金、发放补贴等方式,保障普惠性民办园良性运行,也就是说在降低收费的同时,园所的环境设施还能得到提升,政策一出,孙执殳立即感到自己实现梦想的机会来了。 

经过教育局的审核,孙执殳所在幼教集团旗下的两所幼儿园完成认定,成为了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示范园。按照政府统一定价,每个孩子的保教费从原来的2000元,降到了1590元,同时,区教育局根据相应政策,免除了孙执殳他们的房租,这一下就为每个园所节省了一年几十万的租金,另外,市财政部门还给予实际在园的孩子,每人每年四千四百元的生均补贴,光是这笔奖补资金,有的园所就拿到了四十多万,孙执殳他们利用这笔资金,迅速为园所配备了防冲撞柱、张力围栏等硬件设备,还对校舍进行了整体维修维护,园所改头换面,站上了新的起点。

硬件上去了,软实力更要提升。转为普惠园之后,孙执殳立即着手开展教学体制改革,通过开设儿童生理心理发展特点等理论课程,对教师团队进行集中培训。在教育局的牵头对接下,孙执殳他们跟片区内的公办幼儿园结成教育联盟,经常组织几个园的老师坐在一起研讨教学方案、交流经验心得,而这也为普惠园教师团队进一步的正规化、专业化搭建了平台,虽然是民办园,但却跟公办园有着相同的教学标准,日积月累中,对孩子们的爱和对职业的荣耀感,在每位老师心里扎下了根。

近几年,国家一直提倡学前教育要杜绝小学化倾向,为了守护好孩子们快乐纯真的童年时光,孙执殳发动全园老师集思广益,在不开设学科类课程的前提下,精心编排教学内容,努力做到丰富多样,趣味性强,培养孩子们的动手能力和创新思维,走进教学楼,墙上贴满了小朋友们的手工作品。

爱党爱国要从娃娃抓起,无论什么课程,老师们都经常会在上课过程中,穿插一些英雄事迹和中国共产党的相关知识,考虑到孩子们年纪比较小,理解能力有限,孙执殳带着老师们,尤其是党员骨干,陆续琢磨出了不少直观有趣、简单易懂的教学方法,帮助小朋友们了解历史,了解党,前段时间,他们又拿出一部分资金给园里配备了VR眼镜,通过跟科技公司合作,将全国多个红色教育基地的实景录制下来,制作成VR游览视频,放给小朋友们看。

园所环境好、教师素养高、收费更合理,随着普惠性幼儿园占比的逐渐提高,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孩子和家庭享受到了实惠。如今,我国学前教育取得了跨越式快速发展,全国学前三年的毛入园率和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都达到了将近90%,有效缓解了长期以来存在的入园难、入园贵的问题。

北辰区特殊教育学校的学生,大多是自闭症、脑瘫、以及其他障碍类型的学生,学校提供从学前到大专的十八年全免费教育,对许多刚入园的低龄孩子来说,锻炼学习和自理能力是一种奢望,他们必须先从练习发音开始,一点点学会说话,而这,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有的孩子就算练了成百上千次,也还是说不好一个词。

心疼、焦急、无奈,在教育残障孩子的过程中,那种似乎永远看不到希望的感觉,时常令老师们感到无助,甚至也有过崩溃到想放弃的那一刻,可老师们心里明白,作为特教教师,身上担负的不仅仅是教育孩子的职责,更是一个个家庭的希望,因此老师们一次次鼓励自己从失望中走出来,重新站在讲台上,从零开始继续教。

几年来,北辰区政府协调残联、教育局、卫健委等部门,构建了以服务残疾人教育为核心、以政府支持为主导、以部门履责为基石、以社会联动为保障的多赢服务体系,通过区特殊需求服务指导中心,展开对特殊需要儿童少年的教育康复支持服务工作,大力推进落实融合教育理念,一些障碍程度较轻、综合能力相对达标的孩子,经过医疗机构和融合教育专家评估认可后,可以进入普通学校随班就读,以此来帮助他们尽早适应并融入普通人的学习生活环境。

今年11岁的稳稳,患有听力障碍,一直在北辰区河头学校随班就读,虽然班里只有稳稳一名融合学生,但各科老师还是给她制定了专属的教学方案,方便她跟上学习进度,同时,老师们还会巧妙地把稳稳这套教学方案融入到全班的教学中,“融合的条件首要就是平等,让她觉得我在这个集体中跟大家是一样的”,河头学校教学主任匡芷娴说道。

挖掘每个融合学生身上的闪光点,帮助他们像普通学生一样得到全方位发展,是特需中心老师们的心愿,这期间,老师们还会密切关注融合学生的心理状态。融合学生的情感、心理都接近正常水平,像通孩子一样,各种小情绪他们都会有,但放在普通学生群体中,能力或领悟力上又差一些,功课吃力的时候,有的孩子就会感到很受挫,出现排斥外界、不愿与人接触等行为,每当这时,负责心理疏导的老师都会及时耐心地跟他们沟通,努力建立起彼此间的信任,引导孩子倾诉内心的苦恼,同时给家长和任课老师做相应的心理知识辅导,多方携手,共同来影响、呵护孩子。

除此以外还有一些程度比较重的孩子,比如重度脑瘫患儿,常年瘫在床上,连门都出不了,可他们的家人同样渴望孩子得到专业的教育和训练,于是,北辰区特殊教育学校的老师们选择了送教上门的方式,每周都会带上教具和器械,上门给孩子做康复训练,今年13岁的笑笑就是其中一个,像笑笑这样的脑瘫患儿肌张力高,有时候浑身僵硬得连手指都掰不开,老师们从按摩开始一点点舒缓孩子的身体和精神,还要不停安抚他因为抗拒训练而产生的小情绪,每做完一组动作,老师们都累得浑身是汗。“从孩子六七岁,老师们就开始往这儿来,做肢体训练的时候拉了尿了也不嫌脏,老师们就认为是应该的,可作为我们就特别感激。”笑笑的奶奶说道。

无论障碍程度轻重,不放弃任何一个孩子,是特教教师们坚定的信念。从长远来看,融合教育的目标,绝不仅仅是让孩子们融入学校、学点儿知识那么简单,融合,最理想的状态,是帮助尽量多的残障孩子走入社会,拥有独立的生存能力,为了实现这个更大意义上的融合,北辰区特殊教育学校在区教育局、残联的支持下,在校外设立了实习实训基地,安排一部分职高学生到基地实习,让他们边学技能,边提前接触、适应社会环境。

孙金彦是北辰区特殊教育学校职高三年级的老师,负责给孩子们上陶艺、串珠、编绳等手工课程,做好的成品直接摆在实习基地的门店里出售,学生们一边跟老师学手艺,一边兼职做售货员,还能拿到实习工资。孙金彦说:“特教学校的孩子要想学会一项技能,是以年来计算的,得不断地重复他才能记住,老师一定要有耐心、爱心、恒心。”

除了成百上千次的重复,老师们还得梳理教学大纲,将课程内容分层细化,转化成这些特殊孩子能听懂的讲解方式,单单是陶艺这一门课,孙金彦他们就细化出了泥条盘筑法、泥板成型法等好几种成型方法,编写出了厚厚的一本教材。

今年24岁的静静,患有智力障碍,前两年,她的父母相继去世,只剩下年迈的奶奶陪在她身边,这让作为老师的孙金彦十分心疼,平时上完课,孙金彦总会抽时间陪静静聊聊天。在相识的前几年里,静静一直记不住老师们的名字,可令孙金彦没想到的是,就是这样一个连人都不会认的孩子,却在手工方面表现出了极高的天赋,不论多复杂的编绳手法,静静跟着视频学几遍就能编出来,陶艺更是做得有模有样,现在,静静已经毕业,不仅能独立创作编绳陶艺作品、带着客人上体验课,还被聘为了实习基地门店的正式员工,开始赚钱贴补家用了,就是说,静静现在已经是有正式工作的人了。

像静静一样,每个具备相应能力的学生毕业后,特教学校都会给他们介绍工作,找到工作后,老师们还要跟岗带孩子们一段时间,手把手教他们怎么干活儿,同时跟所在单位的人员做好沟通,直到孩子们完全适应工作环境,可以独立上手了,老师们才慢慢撤出来,以定期回访的方式继续陪伴在孩子们身边。 亲眼看着孩子们从不会说话,到学会表达,再到掌握一技之长,融入社会自食其力,特教学校的老师们内心充满了自豪,在他们看来,每培养出一个残障孩子,就像完成了一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是挑战,是沉甸甸的收获,更是这些孩子和他们的家庭继续前行的莫大动力。


津滨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服务邮箱:jinbinwang2015@163.com 举报电话:25204288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2120170004 备案序号:津ICP备2021001896号-1津公网安备 12010702000020号

暴恐有害信息举报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 网络送养儿童黑色产业链举报专区谣言信息举报专区